穿越1200年 从一堵墙探寻宁波建城史

站在望京门,一眼望千年!五一前夕,望京门.

站在望京门,一眼望千年!五一前夕,望京门城墙遗址博物馆试开放,吸引不少市民参观打卡。5月18日,望京门城墙遗址博物馆将正式对公众开放,今天记者前往实地探营,带你从这里探寻古城宁波千年城市发展脉络。

望京门,又名朝京门、迎恩门,民间称为西门,位于今望京路与中山西路交叉口(西门口)一带。考古发现明州罗城城墙(望京门段)遗址后,那些曾经巍峨庄严的城墙的局部基址得以重现于世,让人们有幸再睹其当年风采。

望京门城墙遗址博物馆于2020年6月奠基开工,2021年12月底建成,占地面积2165平方米。

眼下,博物馆常设展览“千年城事”正在展出,分为序厅、城墙复现、城纪千年三个板块。

走进博物馆南正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序厅,地面上一条长长的时间轴,恍若穿越1200年,进入一条自唐代设“明州”城以来到今日宁波的一条时光隧道。

“城墙复现”板块,分“从文献到发现望京门段罗城考古”和“从保护到展示望京门遗址公园建设”两个单元展示。展厅中使用大量的图片、文献、城墙遗址、沙盘等进行立体展陈。其中最引人瞩目的莫过于古宁波城墙遗址了。

展厅正中特制的大型玻璃罩内,可以看到的小环境内的墙体长度18米,宽度16.5米,面积大约是300平方米。当时考古发掘出来的墙体长度79米,一直延伸到今天的西门口地铁站北侧50米保护处,现在呈现的是当初挖掘的中部区域。

“我们所看到的城墙,虽残损严重,但结构清晰、筑法规范、沿革明确、早晚有序,集中反映了宁波自唐末至民国1000多年间的城防建设史。”海曙区文物管理所所长孙国玲告诉记者。

现场展示的城墙大致呈南北走向。用不同颜色的线表示不同时代的城墙。孙国玲介绍,“我们这里所看到的这个大玻璃罩,事实上是一套小环境控制系统,包含了加湿、新风、灯光控制、雾森、排水等功能,尽可能将小环境保持在恒温恒湿的状态,同时运用双层电加热玻璃,在冬天能够防止结露,确保展示效果。这套综合系统在国内尚属首创。”

据宁波市文化遗产管理研究院副院长、望京门考古项目领队林国聪介绍,“土遗址保护是一个世界性的技术难题,在南方潮湿环境中如何有效保护夯土城墙遗址是一个迫切需要解决的现实问题。经过综合评估和论证,最终我们采用了将大部分城墙原址回埋、小部分揭露展示、建设博物馆的模式,兼顾了展示与保护。”

望京门城墙遗址出土的文物标本数以千计,主要为越窑、龙泉窑等全国各地窑口的各类瓷器,还有砖瓦、陶器、铜钱等其他遗物。这些文物分门别类在现场进行展示。

“城纪千年”着重展示宁波城市发展史和城墙建造史。本板块共分为从聚落到城市(战国-唐代)、从成型至成熟(五代-明清)、从开埠到开放(清晚-现今)三个单元。这个板块以历史上宁波城墙的修建、历次修缮、损毁重建、拆除、新城建设为主线,以港城演变和“海上丝绸之路”发展为主要背景,表现特定的地理环境和时代背景下,城市选址、规划、布局及城市风貌的不同特点。

“即将正式开放的望京门城墙遗址博物馆,科学保护已然消逝的千年古城,全面展示重见天日的城市遗存,无疑是回望宁波千年城墙建造史和城市发展史的实证空间与精神家园,也是追寻宁波城市演变轨迹、品读厚重历史的文化地标与重要窗口。”林国聪表示。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312017004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04076

站在望京门,一眼望千年!五一前夕,望京门城墙遗址博物馆试开放,吸引不少市民参观打卡。5月18日,望京门城墙遗址博物馆将正式对公众开放,今天记者前往实地探营,带你从这里探寻古城宁波千年城市发展脉络。

望京门,又名朝京门、迎恩门,民间称为西门,位于今望京路与中山西路交叉口(西门口)一带。考古发现明州罗城城墙(望京门段)遗址后,那些曾经巍峨庄严的城墙的局部基址得以重现于世,让人们有幸再睹其当年风采。

望京门城墙遗址博物馆于2020年6月奠基开工,2021年12月底建成,占地面积2165平方米。

眼下,博物馆常设展览“千年城事”正在展出,分为序厅、城墙复现、城纪千年三个板块。

走进博物馆南正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序厅,地面上一条长长的时间轴,恍若穿越1200年,进入一条自唐代设“明州”城以来到今日宁波的一条时光隧道。

“城墙复现”板块,分“从文献到发现望京门段罗城考古”和“从保护到展示望京门遗址公园建设”两个单元展示。展厅中使用大量的图片、文献、城墙遗址、沙盘等进行立体展陈。其中最引人瞩目的莫过于古宁波城墙遗址了。

展厅正中特制的大型玻璃罩内,可以看到的小环境内的墙体长度18米,宽度16.5米,面积大约是300平方米。当时考古发掘出来的墙体长度79米,一直延伸到今天的西门口地铁站北侧50米保护处,现在呈现的是当初挖掘的中部区域。

“我们所看到的城墙,虽残损严重,但结构清晰、筑法规范、沿革明确、早晚有序,集中反映了宁波自唐末至民国1000多年间的城防建设史。”海曙区文物管理所所长孙国玲告诉记者。

现场展示的城墙大致呈南北走向。用不同颜色的线表示不同时代的城墙。孙国玲介绍,“我们这里所看到的这个大玻璃罩,事实上是一套小环境控制系统,包含了加湿、新风、灯光控制、雾森、排水等功能,尽可能将小环境保持在恒温恒湿的状态,同时运用双层电加热玻璃,在冬天能够防止结露,确保展示效果。这套综合系统在国内尚属首创。”

据宁波市文化遗产管理研究院副院长、望京门考古项目领队林国聪介绍,“土遗址保护是一个世界性的技术难题,在南方潮湿环境中如何有效保护夯土城墙遗址是一个迫切需要解决的现实问题。经过综合评估和论证,最终我们采用了将大部分城墙原址回埋、小部分揭露展示、建设博物馆的模式,兼顾了展示与保护。”

望京门城墙遗址出土的文物标本数以千计,主要为越窑、龙泉窑等全国各地窑口的各类瓷器,还有砖瓦、陶器、铜钱等其他遗物。这些文物分门别类在现场进行展示。

“城纪千年”着重展示宁波城市发展史和城墙建造史。本板块共分为从聚落到城市(战国-唐代)、从成型至成熟(五代-明清)、从开埠到开放(清晚-现今)三个单元。这个板块以历史上宁波城墙的修建、历次修缮、损毁重建、拆除、新城建设为主线,以港城演变和“海上丝绸之路”发展为主要背景,表现特定的地理环境和时代背景下,城市选址、规划、布局及城市风貌的不同特点。

“即将正式开放的望京门城墙遗址博物馆,科学保护已然消逝的千年古城,全面展示重见天日的城市遗存,无疑是回望宁波千年城墙建造史和城市发展史的实证空间与精神家园,也是追寻宁波城市演变轨迹、品读厚重历史的文化地标与重要窗口。”林国聪表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