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失这位出生在德国的土耳其后裔曾让德国足协追悔莫及

德国队在2018俄罗斯世界杯上未能小组出.

德国队在2018俄罗斯世界杯上未能小组出线,厄齐尔成为了媒体和球迷口诛笔伐的头号对象。当地时间7月22日,厄齐尔在个人推特上连续发了三封公开信,宣布退出德国国家队。

厄齐尔在德国国家队的数据定格在了出场92次打进23球。在2014巴西世界杯期间,厄齐尔是德国队阵中的绝对主力,帮助德国队最终夺得了大力神杯。

7月23日,厄齐尔一连三发的个人声明,无疑会让德国的土耳其后裔未来在考虑加入德国国家队还是土耳其国家队时考虑再三。

目前在德国有多达数百万的土耳其后裔,为何德国会有如此庞大的土耳其族群?这还得从二战以后说起,在经历了战争后,西德开始重建,但由于大量青壮年在炮火中阵亡,缺少劳工就成了普遍性问题。而土耳其则有大量适龄劳动力,正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之下,大量的土耳其劳工前往了西德,不少人最终留在了德国。

作为土耳其后裔的厄齐尔,出生在盖尔森基兴,而盖尔森基兴正是位于德国著名的工业区鲁尔区。另一位卷入风波的德国国脚京多安,同样也是土耳其后裔,同样出生在盖尔森基兴。在被德国球迷嘘后,京多安曾说道,“我不仅仅是土耳其的后裔,不仅仅继承了父母还有家族的血统,我在盖尔森基兴出生和长大,那是一座移民占据很大比例的城市。当人们说我没有和德国融为一体时,我觉得非常震惊”。

厄齐尔、京多安、以及埃姆雷·詹都是出生在德国的土耳其后裔,他们选择了代表德国国家队,而另一部分出生在德国的土耳其后裔,则做出了不一样的选择,选择了为土耳其而战。阿尔滕托普兄弟、沙欣、巴斯图尔克、达瓦拉、伊尔汗都出生在德国,但最终成为了土耳其国脚。其中巴斯图尔克、达瓦拉、伊尔汗代表土耳其参加了2002韩日世界杯,长相俊朗的伊尔汗更是在韩日世界杯上吸引了无数球迷的目光。

其中,沙欣的故事颇具意义。在16岁时,出生在德国的土耳其后裔沙欣便已代表多特蒙德亮相德甲赛场,而在青少年时期,沙欣一直代表土耳其各级青年队参赛。在选择加入成年国家队的关键时刻,沙欣面前有两个选择,加入德国国家队或加入土耳其国家队。

在这场人才争夺战中,德国足协为争取到沙欣也曾努力过,德国足协主席亲自打电话给沙欣的父亲。但最终沙欣加入的是土耳其国家队:“虽然我出生在德国,但我始终认为自己是个土耳其人,所以为土耳其队效力是我唯一的选择”。

2005年10月8日,土耳其队与德国队进行了一场热身赛,沙欣替补出场,迎来了个人在土耳其国家队的首秀。最终在这场比赛中,出生在德国的土耳其后裔小阿尔滕托普、沙欣各进一球,帮助土耳其2-1击败了德国。

错失沙欣,又眼见沙欣攻破德国队球门,这让德国足协追悔莫及,这才痛下决心,开始行动,开始更为重视联络年轻球员,尤其是移民家庭的后代,以增强其对德国的归属感,不让他们成为第二个沙欣。

之后,出生在德国的土耳其后裔,依然是德国足协与土耳其足协争夺的焦点。现效力沃尔夫斯堡的攻击中场马尔勒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当时德国足协和土耳其足协都希望说服马尔勒为本国成年国家队效力。最终土耳其足协争取到了马尔勒,这让德国足协非常气愤,毕竟,从U17开始,马尔勒就一直为德国各级青年队出战。

除此之外,像恰尔汉奥卢、托松、托普拉克等人都有着类似的经历,他们都是在德国出生的土耳其移民后代,最终成为了土耳其国脚。

当大量土耳其移民的后代在德国足坛初出茅庐后,土耳其足协不想错过任何一个归化的机会,甚至搞出了一个让人啼笑皆非的乌龙。目前效力于拜仁慕尼黑的后卫聚勒曾接到过土耳其足协的电话,聚勒的名字听起来像土耳其语,但事实上,他是匈牙利后裔。

在德国出生的土耳其后裔中,不乏足球天赋出众的年轻人,在未来,他们依然将是德国足协与土耳其足协争夺的目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