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决赛服禁药队医

原标题:欧冠决赛服禁药…队医.

原标题:欧冠决赛服禁药…队医:拉莫斯是无辜的,是我写错药名

足球解密网站近日爆出猛料,称皇马队长拉莫斯在2017年欧冠决赛后的尿检呈阳性,而且皇马还干涉过欧足联的突击兴奋剂检查。

之后,皇马一名球员的尿样被送到奥地利维也纳实验室,编号为3324822。一个月后,该实验室向欧足联发送了报告,称检测结果表明含有微量的,这是一种可缓解疼痛和抗炎作用的可的松制剂,且能让人感到愉悦,是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禁药之一。

不过欧足联并没有公开过,也没有对相关人员进行处罚。对于反兴奋剂斗争来说,欧足联这一做法相当不好。据说在拉莫斯尿样检测结果给欧足联上交两天后,欧足联方面和拉莫斯进行了联系,拉莫斯提交了简短的解释,称是皇马队医在决赛前对其进行过治疗,细节都在医疗报告里。根据世界反兴奋剂组织规定:在赛前是可以使用的,但在兴奋剂检查过程中,队医必须报告使用此类药物。

如果队医没有事先告知,球员又被查出使用,就将启动兴奋剂调查程序。而拉莫斯的医疗报告中,根本没有提及使用了,而他最后一天用于肩膀和膝关节注射的Celestone Chronodose,也属于世界反兴奋剂组织禁药。

欧冠决赛后,拉莫斯来到兴奋剂检查机构,血液样本和尿样提取用了差不多两小时,当时皇马队医全程陪伴他。

最终,这名队医表示:“拉莫斯是无辜的,是我搞砸了这件事。我在欧冠决赛前两次给拉莫斯注射,而在赢得冠军后过于兴奋,我写错了药物的名字,我们从没有打算违反兴奋剂条例。”

欧足联反兴奋剂部门接受了皇马队医的解释,他们在咨询专家后确认,两次注射1.2毫升在尿液中产生的浓度,和拉莫斯的检测结果接近,因此对皇马队医的说明予以认可,并要求对方以后保持谨慎。

今年4月15日,皇马2-1击败马拉加后,一名反兴奋剂官员要求拉莫斯接受测试,拉莫斯询问是否可以在提供尿样前洗澡,在遭到拒绝后,拉莫斯和陪同他的皇马队医都表示不满。尽管这名官员警告拉莫斯如果洗澡可能会导致严重后果,但拉莫斯依然无视警告去洗澡了。而根据规定,为了防止运动员操纵尿检结果,是禁止他们先洗澡。

根据规定,如果球员违反相关反兴奋剂检测规定,球员可能被严厉处罚,俱乐部也会遭到严惩,包括最高可能罚款30万欧元,并且扣分,甚至降级,队员和队医可能被禁赛4年。

对于足球解密网站相关报道,皇马做出了回应,表示拉莫斯从未违反兴奋剂检查条例,欧足联在当时已根据相关信息做出判断,这个问题当时就已结束了,而这在类似的案例中是相当常见的。另外,这件事也经过了世界反兴奋剂协会、AMA和欧足联自身的审查。对于这份不切实际报道中的其他内容,皇马将不会做出更多回应。

而欧足联声明也表示:“欧足联否认关于隐瞒阳性兴奋剂检测结果的指控,所有兴奋剂检测案例都符合《世界反兴奋剂条例》。”

足球解密还曝光了两封药检报告,一份是欧足联发给皇马高层桑切斯的,另一封是欧足联发给C罗的,这两封报告中的内容透露了当时皇马干扰药检的情况。

那是2017年的2月1日,欧足联指派的两名兴奋剂检查官员前往到皇马,对10名皇马球员进行了临时的突击检查。但据后来兴奋剂检查员的报告称,他们在检查的过程中对药检过程一度“失去控制权”。

因为检查繁复且突击,一度遭到球员的抵触。在C罗和克罗斯在完成抽血检查后,皇马的医务人员突然出现,接手了其余8名球员的检查,他们代替了欧足联的检查员,然后自己给皇马的球员们抽血。

欧足联有过明文规定:药检人员突击检查时,任何球队必须保证兴奋剂检查员要独立完成工作,不得受到任何干扰。显然,皇马当时的做法已经违反了欧足联的规定,因为他们违规接手了检查。

而后皇马高层桑切斯表示,当时前往皇马的两名欧足联兴奋剂检查员能力不足,认为他们缺乏“专业能力、技术、知识”,所以才要替代他们的工作。而此后,欧足联就没有再追究此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