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8届冬奥会奥运纪录保持20年50岁“奶奶”还是一代传奇

全世界都在关注谷爱凌的时候,一位49岁的.

全世界都在关注谷爱凌的时候,一位49岁的滑冰运动员静悄悄地走进了我们的视野。

她的身上,散发着乐观的精神和对美好生活的热爱与追求,完美的诠释了奥林匹克精神。

在3000米速度滑冰比赛结束后,佩希施泰因成了世界上首位参加过八届冬奥会的女选手。

她的出现,让我们看到了另一种存在的可能,不追求成绩,不追求容颜,仅仅为了热爱。

在今年速度滑冰3000米比赛中,佩希施泰因的成绩相较而言有些糟糕,20名选手,她排名倒数第一。

不仅如此,在比赛中,伊蕾妮·斯豪滕3分56秒93的成绩打破了佩希施泰因3000米速度滑冰3分57秒70的纪录。

或许这一次的成绩不尽如人意,但她依然很开心:“我比赛中滑得不是太快,但在冲过终点线后我笑了。

因为今天我实现了第8次参加冬奥,是世界首位参加八届冬奥会的女选手,相比成绩,这是最重要的。”

面对纪录被打破,她也很坦然的说:“我的奥运纪录早晚要被超过,这很正常。”

30年前,佩希施泰因是德国队最年轻的选手,是德国速度滑冰传奇,不断创造着属于自己的辉煌战绩。

1992年,20岁的她,在法国阿尔贝维尔冬奥会上进行了她的首秀,取得了一枚5000米项目的铜牌。

随着对速度滑冰这项运动熟练度的不断提升,佩希施泰因迎来了自己人生中的高光时刻。

1994年冬奥会,佩希施泰因战胜了夺冠大热门选手贡达·尼曼·斯特内曼,夺得金牌。

1998年冬奥会,她夺得3000米速滑银牌,打破5000米速滑世界纪录。

2002年冬奥会,她获得3000米速滑金牌,再次打破5000米速滑世界纪录。

30年间,佩希施泰因8次征战奥运,从德国队最年轻的队员,到“速滑元老”,再到如今的“速滑奶奶”,正是她的坚持,才能一直在赛场上起舞。

或许上天总是喜欢开玩笑的,在人得意时就会给予一次重锤,体验人生的起起伏伏。

一系列的血液检测显示她的数值异常,国际滑冰联合会认为,她的血液中网状细胞含量不正常,怀疑她人为地通过增加红血球数量以提高速度和耐力。

对于佩希施泰因的血液检测数值异常,国际滑冰联合会对她做出禁赛两年的处罚。

而佩希施泰因不承认自己通过人为方式提高速度,坚持到国际体育仲裁法庭上诉。

佩希施泰因又上告到瑞士最高法院,法院允许她参加当年的盐湖城世界杯,以获得奥运积分。

为了自己的清白,佩希施泰因又将国际滑联告上了瑞士联邦最高法院,称他们在比赛中有舞弊行为,要求刑事处罚,法院驳回她的诉讼,维持禁赛。

但2013年她又提出民事诉讼,要求国际滑联和德国滑冰协会赔偿470万美元。

她不断申诉、维权,只为证明自己的清白,皇天不负有心人,2015年,她终于得到了。

众所周知,运动员是有黄金年龄的,很多选手随着年龄的增长,在二十八岁左右,便会选择离开赛场。

她一直在坚持训练、比赛,绽放出了“热爱运动、享受比赛、突破自我”的体育魅力。

在赛场上,佩希施泰因有逆流而上的勇气和坚持,她从来不是一个人,还有很多“老将”也没有放弃自己,不断的挑战自我。

比如,参加了5届奥运会的阿里安娜·方塔纳,如今31岁的她在运动员中已经算是“老将”了。

但她并不服输,今年,这名老将还完成了冬奥会短道速滑历史上里程碑式的跳跃,与队友合力摘下短道速滑混合团体接力银牌。

这次的胜利,让阿里安娜·方塔纳成为了短道速滑历史上获得冬奥会奖牌最多的运动员,也是第一个获得五届冬奥会奖牌的短道速滑运动员。

短道速滑女子500米的决赛中,她第一个冲过终点线,夺得金牌,这也是她第十枚冬奥会奖牌。

他是这次冬奥会上年龄最大的男性运动员,甚至曾和现任队友的父亲一起参加过冬奥会。

“我不知道,这可能是我的最后一届冬奥会了。参加奥运会是我们一年以来的目标,当你做一件事的时候,你就应该百分百地去做。”

除此之外,还有41岁依然高山滑雪的“年龄最长奖牌获得者”约翰·克拉雷,40岁的滑雪老将西蒙·阿曼、巴西越野滑雪运动员雅克利娜·莫朗……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尽管他们不再处于运动生涯的黄金年龄段,但是他们在赛场上依然谱写着一个又一个传奇。

正是他们的热爱和坚持,才展现出竞技体育的无限魅力,让奥林匹克的精神内涵更加丰富多彩。

梦想不分年龄,热爱无论老幼,就像佩希施泰因说的:“双腿虽老,心还年轻”,勇敢的活出自己的人生,活成自己的英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