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坎特伯雷故事》:早期商业文明的“生机勃勃”与“来不及讲究”

中国是一个农业大国,华夏民族源自黄河及长.

中国是一个农业大国,华夏民族源自黄河及长江流域,黄河流域同样是古代农耕文明的发源地之一。农耕文明在人类历史上占据十分重要的地位,它是人类的第一种文明形态。除去中国,包括其它古文明在内的许多国家均起源于农耕文明。人类是会思考的生物,停滞不前绝对不会是本意,进步与改变是必然的结果,国家也不会一直停留在农业生产阶段。

欧洲黑暗的中世纪,农业在技术等方面取得了非常大的进步和改变,曾经在十九世纪被称为“日不落帝国”的英国在中世纪时期也依靠着农业诞生了新的文明形态和经济制度。在这一新旧更替之际,诞生了许多伟大的人物,被尊为“英国诗歌之父”的杰弗雷·乔叟便是生活在这一时期,他的作品如《坎特伯雷故事》也牢牢抓住了中世纪时期英国的“转变”。

乔叟在英国文学界赞誉颇多,他的存在于英国的意义相当于生活在意大利的但丁,是又一位黑暗中世纪的文学天才。乔叟生活在十四世纪时期下的英国,旧封建制度在逐渐被解体,新的文明、新的经济体系、新的经济制度正在成形。乔叟对当下的社会亦产生了许多思考,以此为灵感,创作了许多优秀的作品,其中的《坎特伯雷故事》便是乔叟的经典代表作。

《坎特伯雷故事》讲诉是朝圣者在朝圣路上说的故事,这些人有的是僧人、有的是商人、有的是骑士等等,在各自讲诉的故事中展现了各不相同的社会,构成了一个十四世纪的英国。书中描述了英国各个阶层的生活,为读者展现了一个国家在新旧更替时期的不同面貌。

十四世纪的英国正是资本主义经济的萌芽时期,商业文明正在形成发展,这个时代的过渡期被乔叟完美地带进了自己的作品中,每一个人物的生活所表达的是正处于“重生期”的英国。

新的文明出现,就犹如一个“新生儿”,所带给社会的是活力,本就一片黑暗中看到了光明。在《坎特伯雷故事》中有许多生活细节上的描述,如衣帽商“头戴法兰德斯的獭皮帽”。法兰德斯是现今的比利时国土,从这些生活描写中可以感受到当时英国市场商品交易的繁荣。

还有一位经营布匹的巴斯城女商,书中写她:“贩卖的呢料,敢于和比利时的织工相竞争”,并且周游各国,包括罗马、法国、西班牙等等。商人的活动意味着商品交易的扩大和频繁,可以看出新的资本经济的蒸蒸日上,这是新生商业文明活力的体现。

商业文明滋生资本主义,唯利是图于商而言是本质,这一点在书中亦是体现得淋漓尽致。唐朝名医孙思邈曾言 “人命至重,有贵千金,一方济之,德逾於此。”而乔叟笔下的医生则不同,《坎特伯雷故事》中言“这个爱钱的医生在瘟疫中赚了许多钱”,可见这个医生非医者仁心,而是将钱财放在病人的生命之上。

书中医生爱钱的姿态表达出了世人在早期商业文明的一个心态变化,此外还有书中的磨坊主和高级律师等等,含蓄地表明了世人对于钱财这等身外之物看重,这种金钱至上的姿态正是资本主义的一个特色。

商业文明的初期,给予市场的是从农产品转向手工产品的新方向,同时影响百姓方方面面,这种新转变是十分复杂的,但不可否认的是,对于金钱的追求、人们在新产业出现后的不甘落后,以及新机遇的渴求都使当时的英国社会多了一份生机勃勃,中产阶级乘着这股“东风”悄然崛起。

一个文明的发展是十分繁复的过程,而商业文明有一个特点,就是以物质为基础,从而创造和发展高度的精神文明。百姓生活的改变在商业文明的出现中是必然的结果,同时资产阶级的出现所导致的也必然是贵族与平民之间的平衡被破坏,这是一个财富可以提升人们地位的时代。

在《坎特伯雷故事》中的巴斯妇,“巴斯妇已不年轻,她有过五个丈夫,但精力旺盛,仍然怀着获得第六个丈夫的希望。”这位“新女性”并不是一个贵族,却可以凭借自己的财富去追求贵族般的生活。

中世纪是封建的买卖婚姻制度为主流,巴斯妇这般敢于主宰个人命运的中产阶级女性,所拥有的就些许财富,而她的思想所表露出的“自由”,正是商业文明带给世人思想上的转变。商业文明所需要的是更多的交易、更多的合作,而在交易和合作中会更加注重平等和公正,同时也提供了更多与人交流的机会。

这对封建制度下成长起来的人们,意味着一次新的思想解放。打破固有的阶级思想就是“自由”的开始,让卑微的底层人民也有了生活的希望,推动着社会前进,这就是商业文明给黑暗中世纪带来的活力。

宗教在中世纪时期的欧洲,影响力是非常大的,来自宗教的禁欲主义道德理论深植于民众的心中。在这种道德观念的影响下,现代人赞颂的“爱情”在当时成为了“罪恶”,女性甚至被教会判为“罪孽之人”,世俗的爱情完全不被接受。乔叟在《坎特伯雷故事》的描写就完全相反,他本人的思想是认为爱情是人之本性,因而不只是不用恶劣的描述来表达女性,同时也可以从各个故事中看到作者对爱情的赞美。

书中的骑士讲了个一对誓要互帮互助的兄弟为了公主反目成仇的故事,里面有一句话是“爱情就是世上任何人所承认的最高法律”。还有作者对巴斯妇生活方面的描写,放荡不羁、不甘寂寞,这些都是对禁欲主义的抨击,同时也肯定了人类的世俗欲望,这同样是英国社会的变化。

商业文明的出现,不仅仅是带动国家和经济的发展,也会令人类的精神世界有所影响。在商业文明中崛起的中产阶级所带出来的平民阶级的庸俗,“食色性也”,无所谓金钱或爱情,肤浅正是当时英国社会新兴资产阶级的写照。

在中世纪的英国并不仅使用英文进行交流,乔叟同样还精通法语和意大利语。在这样的社会背景下,大多文人也不会坚持使用英文写作,而《坎特伯雷故事》是一部英文小说,不仅如此,乔叟还非常接地气地使用了伦敦方言。书中磨坊主的故事过后,嫌弃的庄园管家便用文雅的语句跟在后面,却被客店老板打断,言:“何用这许多大道理?”随后便被用俗语接上了。

粗鄙的语句在书中并没有得到鄙薄,这种来自底层的表述方式在作者看来并无大错。这与贵族阶层一贯推崇的文雅完全相反,这是商业文明萌芽带给中产阶级的“不畏权贵”。商业文明造就了商人能在社会中拥有话语权,使在早期发展过程中的中产阶级在自身的文化并未有多加强的情况下,粗鄙的语句是中产阶级的一个外在表现。

中产阶级在商业文明新的经济制度下,崛起是必然的,正是这种靠努力积攒财富便可获得话语权的社会环境,给予了底层人民新的生活希望。人往高处走,早期的商业文明还并未发展成熟,这种时期的风险与机遇是并存的,而对于想往上爬的群众来说亦是非常好的时机。

《坎特伯雷故事》中有一句:“一个人原是穷苦而慢慢兴盛起来,并且继续下去,岂不愉快。”

便是当时英国社会民众心中的真实写照,大多数的民众正在经历农业经济向商品经济的转变,心中的忐忑不安也仅仅只能用希望将其压下去。《坎特伯雷故事》便很好体现了民众的这种矛盾的内心,既不安又憧憬着未来,其中世俗的描写多少是些慰藉。商业文明的早期,英国社会在生机勃勃的同时,也暂时无法摆脱新崛起的这批平民的粗鄙。

商业文明在英国社会的发展便是资本主义的出现,在这尚不成熟的早期,新的文明对于十四世纪的英国就如注入了新的生命力。这令被封建压惨了的民众焕发新的活力,旧的制度正在瓦解,阶级也出现了新的改变。

这批在商业文明早期发展下崛起的中产阶级带给市场的是“生机勃勃”,正如《坎特伯雷故事》中对巴斯妇、衣帽商、木工等描写体现出来的繁荣的商品交易和市场商业活动。而书中无论的对世俗欲望的描写和粗鄙言语的肯定,这种浅薄绝大部分是中产阶级的骨子里的产物。这商业文明早期高速发展下的粗鄙,算是新兴群体的“来不及讲究”。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