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镜解密:被混淆的拉莫斯的兴奋剂疑案

反兴奋剂规则是否适用于所有球队和球员?皇.

反兴奋剂规则是否适用于所有球队和球员?皇马赢得2016/2017赛季欧冠冠军之时,拉莫斯接受了违禁药物检测,而调查结果引起了工作人员的关注。皇马和拉莫斯在《明镜周刊》爆料之后,第一时间否认违反兴奋剂规定。那么,《明镜周刊》到底是怎么说这件事情的呢,按照他们的消息,拉莫斯使用兴奋剂的内幕到底怎样?

2017年6月4日,一份样本抵达了奥地利维也纳以南小镇塞伯斯多夫的兴奋剂实验室,这份样本编号为3324822,来自威尔士。在卡迪夫的千禧球场举行欧冠决赛的前一晚,一名即将出战比赛的皇马球员提供了110毫升的尿液样本。一个多月后的7月25日,塞伯斯多夫实验室副主任向位于日内瓦湖畔的欧足联总部递交了一封报告。奥地利人对样本进行了分析,发现样本中含有的成分。是一种肾上腺皮质激素性药物,具有消炎止痛的作用,还能够提高注意力,并让人产生一种愉快的效果。所以它也是世界反兴奋剂机构明令禁止的违禁药物。

欧足联很快就在欧冠决赛之后,通过样本代码表找到了拉莫斯。这位球员既是皇马队长,也是西班牙队长,曾跟随国家队赢得过世界杯,两次欧洲杯冠军,并且刚刚才跟随皇马连续拿到欧冠联赛的冠军。换而言之,他算得上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球员之一。

一案此前从未公开过,欧足联也没有想着要公开。他们在这件事情上没有采取任何纪律措施:既没有对球员处罚,也没有对队医进行处罚——尽管这件案子中出现了很多异常的情况。事实上,欧足联一直在试图掩盖这一问题,毕竟让人们发现欧洲顶级赛事中出现兴奋剂问题,绝对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

报告抵达奥地利的两天之后,欧洲反兴奋剂部门的一名成员联系了32岁的拉莫斯,要求他做出解释。这位球员在7月10日回复了欧足联的工作人员。但那只不过是一份只有四行字的简短声明,拉莫斯表示:皇马队医在比赛前一天给他做了治疗。所有其他细节都在医生准备的、名为“医疗报告”的附件中做出了说明。最后他表示:“我希望这能够充分说明目前的情况。”

世界反兴奋机构已经为的使用制定了明确的规则——如果在使用之前报备的话,那么它是准许使用的。但如果在兴奋剂检测过程中,医生忘记报告使用的情况,那么检测人员就会认定这是服用兴奋剂的疑似案例。而这样一来,接下来的必要步骤就是启动兴奋剂调查。这就是拉莫斯发现自己所面临的问题。在3324822样本附件的表格中,过去一周所服用的药物应该全部被列出来,但其中完全没有提到。

人们只是注意到,这位皇马后卫在接受另一种药物治疗的前一天接受了关节内注射:倍他米松(Celestone Chronodose)。他在肩膀和膝盖上注射了1.2毫升这种药物。与一样,倍他米松是一种糖皮质激素,也有抗炎作用,而且它也是违禁药物。

欧足联的报告指出,拉莫斯于6月3日晚10点38分出现在卡迪夫的兴奋剂检测站,当时欧冠颁奖仪式刚刚结束。拉莫斯的血液样本和尿液样本花了将近两个小时才采集完成,拉莫斯直到12点26分才离开。陪同拉莫斯一起前往的队医是一名创伤学家,也是西班牙国家橄榄球队的队医。他和拉莫斯一起在兴奋剂检查表上签了字。在被发现之后,队医成为了替罪羊。他给欧足联的报告读起来就和认罪书一样。信息很明确:“拉莫斯是无辜的,是我把事情搞砸了。”

因为拉莫斯左膝和左肩都有伤病问题,队医写道,他在欧冠决赛前一天给拉莫斯注射了两次。而他之所以在兴奋剂检测报告中没有写下正确的药物,是因为赢得冠军之后的“狂喜”让他有些错乱了。具体来说,西班牙前国王胡安-卡洛斯陛下和西班牙总理经过兴奋剂药物监测站之时,祝贺了拉莫斯。

在混乱之中,队医犯了一个错误,他在兴奋剂检测中混淆了两种相似的药物。这是一个“人为失误”。他表示:“因此可以理解,拉莫斯从未打算‘违反任何反兴奋剂规定。’”

对于队医的解释,欧足联的反兴奋剂部门表示认可。且根据拉莫斯和皇马的回复,反兴奋剂部门咨询了一名“专家”,这位“专家”证实,两次1.2毫升的静脉注射将产生大致相当于该球员尿液样本中的浓度。欧足联注意到了球队的解释。“很可能”,球员和队医是犯了“行政错误”。欧足联就此了结了案件,并表示:“今后,我们要求你和你的队医在填写兴奋剂检查表的时候要更准确,特别是药物申报表,要格外小心。”

欧足联表示这一决定是“符合”世界反兴奋剂机构规定的。欧足联写道,国际足联和世界反兴奋剂机构都有能力在洛桑国际体育仲裁法庭面前就反兴奋剂问题挑战欧足联的决定。拉莫斯、队医和皇马都没有对此事发表评论。

然而在拉莫斯的一案中,人们最深刻的印象是,球员突出的表现和球队的光环效应可能会对兴奋剂检测的处理方式产生了影响。这种印象与另一件不同但同样令人烦恼的事情有关。那也是一次有关于皇马的药物检测。2017年2月1日,在卡迪夫举办欧冠决赛的四个月前,两名来自欧足联的兴奋剂控制官员前往马德里,在 一次团队训练中对10名皇马球员进行突击检查。然而,在检测期间,欧足联工作人员暂时失去了对检测过程的控制。两周之后,欧足联在发给皇马的一份报告中概述了这样一个情况。这份报告一份交到了球队总经理桑切斯那里,一份则是交到了C罗手中。

据报道,C罗曾“抱怨自己总是被选中”进行检测。当欧足联的检测员不得不再次进行检测的时候,这位超级巨星再次“表达了自己的不满”。欧足联官员表示,这“在兴奋剂检查站造成了很强烈的紧张气氛”。让情况变得更加糟糕的是,当C罗和克罗斯抽完血之后,皇马的医护人员突然出现,“协助”欧足联的工作人员完成了其余八名球员的检测。调查报告中写道,欧足联的工作人员“破例接受了”。原因是:由于局势紧张,兴奋剂检查站出现了问题。

对于突击检查,有明确的规定和指导方针。参赛球队必须保证兴奋剂检测人员能够独立完成工作,不受干扰。此外,对于谁陪他们去厕所取尿液样本,或者谁给他们抽血,球员没有发言权。兴奋剂检测人员有三次机会去寻找球员静脉的位置,但当一支球队派出自己的队医接手欧足联工作人员的工作之时,事情就变得更加复杂了。

在事情发生之后,欧足联要求皇马提供“反馈”。皇马的反应是很明显的,总经理桑切斯认为欧足联的两名工作人员做的不够好。他指责这两名工作人员缺乏“专业能力、技能和专业知识”,原因是在检测期间情况失控了。桑切斯还为C罗辩护,说他“抱怨”不是因为他再次被挑选出来进行检测,而是因为这位欧足联的反兴奋剂官员两次用针头扎他,而且还没有找到静脉。而当《明镜周刊》问及此事的时候,欧足联、皇马和C罗均拒绝置评。

现在又有一份文件涉及到了皇马的案件。这可能会损害球队以及其顶级球员的声誉。这一次,受到质疑的文件不是欧足联提供的,而是西班牙反兴奋剂机构AEPSAD。而这一次关注的焦点,再一次落到了拉莫斯的身上。今年4月15日,一个周日的晚上,皇马客场2-1击败马拉加的西甲比赛,赛后一名反兴奋剂官员走向拉莫斯,要求他进行兴奋剂检测。2018年9月21日,西班牙反兴奋剂机构兴奋剂控制部门负责人给皇马医疗主管写了一份长达两页的信,描述了当时所发生的事情。这名官员对上述事件的描述,是根据反兴奋剂官员在马拉加那场比赛中,对拉莫斯进行检测后汇编的一份报告所得出来的。

据报道,拉莫斯在提供尿液样本之前询问是否可以洗澡。他说他的队友都在等着他,他们希望尽快飞回马德里。这位官员在报告中指出,他禁止拉莫斯洗澡,而这位皇马后卫对此表示“不满”。陪同这位皇马后卫的队医也表达了同样的不满。据报道,两人认为赛后洗澡应该是被准许的事情,他们都在抱怨。但这位反兴奋剂官员声称,他并没有改变主意,坚持要求拉莫斯在接受检测之前不要洗澡。

尽管该官员警告说这样做的话可能会产生一些眼中的后果,但拉莫斯显然决定无视这位官员的要求,冲到了他的面前。反兴奋剂官员在报告中写道:“拉莫斯不顾我的警告。”

严格的程序是有充分理由的,它们是为了防止球员随意操纵尿液检测结果而设计的。

这就是为什么存在如此明确的规定。如果球员在提供尿液样本之前被要求在西班牙境内进行兴奋剂检测,那么这也可能构成违反该国反兴奋剂法的行为。西班牙议会近年来加强了该国的兴奋剂立法。拉莫斯被指控的违法行为可以在法案条例中找到。拉莫斯的行为可能造成的严重的后果。球队可能被罚款30万欧元,扣分,甚至面临降级处罚。一名队医可能面临最多四年的禁赛,一名球员将可能面临四年的禁赛。如果球员能够令人信服地辩称违规“不是有预谋的”,那么禁赛可以减少到两年。

在了解了西班牙反兴奋剂机构对拉莫斯的指控后,该团队的首席法律顾问在2018年9月30日发给皇马总经理桑切斯的一封电子邮件中,讲述了这样一个可怕的场景:“惩罚是极其严厉的。”

拉莫斯在2018年9月底收到了西班牙反兴奋剂机构的信函后,有10天时间对这些指控做出书面回应。他和皇马都拒绝回应欧洲调查合作组织的置评请求。西班牙反兴奋剂机构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本案中,调查程序的结果没有确立任何事实,可以得出存在构成反兴奋剂违法行为的结论。”

西班牙反兴奋剂机构为何花了5个多月的时间才将拉莫斯被指控的消息正式通知皇马,这个问题仍旧没有得到解答——通常情况下,球员只需要几周时间就会被告知兴奋剂检测中存在不一致的地方。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